是娃娃裝還是裝娃娃?

台灣的科技公司大多集中在幾個特定的園區,如果從城市高空鳥瞰,上班時間人車由四面八方而來,有如成群的蜜蜂回巢,下班則是分批迅速地一哄而散,只剩冷清空盪。

通勤族個個練就了一身好本領,例如開車上班的人得在繁忙的交通中東閃西鑽,安全又快速地通過車陣,若遇到雨天大塞,男士們就在車上看報吃早餐;女士們則能補妝上指甲油,習慣到公司才洗臉上妝的人還能利用塞車時間敷臉呢!而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者,則練就了擠沙丁魚的工夫,因為尖峰時刻的每一班火車、公車,捷運都人滿為患,有時你會恨不得像蜘蛛人一樣延著牆壁爬到天花板倒吊,至少比自己的臉以蛋打在平底鍋上的姿態貼在車門上來得好。

小公關搭捷運上下班,和大多數乘車族在這幾年染上的病症一樣,總是一上車就盯著手機螢幕滑呀滑,或帶個耳機沉醉在自己的小宇宙裡。不過,共乘的“共”字,就是大夥兒一起分享這個運輸工具,如果只顧自己,完全不在乎他人,很容易就會引起眾怒,規勸大家還是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才不會不小心做了鳥事,隔天被貼在youtobe或FB上人肉搜索。

※※※※※

博愛座的讓位當然是通勤最基本的禮貌,有些老人或孕婦為了怕碰到不受教的年輕人,常常擠上車來就往博愛座前站,孕婦盡量露出肚子,老人則彎腰佝僂,坐位上的人即使不想讓位,也受不了眾人譴責的眼神。
你會發現,積極主動讓座者通常相對年長,也許是在歲月中明瞭了人與人要互相關照的善意,他們看到少不更事裝死的年輕人還會好言糾正。但有時正義感也得見好就收,以免搞得場面尷尬。

有一次下班,我和懷孕七個月的同事Amy一起搭捷運,上車後看到博愛座上是個外國人,外國人的女友很甜蜜的在他臂彎裡睡著了!
捷運繼續往下一站前進,旁邊有位女士用很標準的英文對外國人說:「在台灣,博愛座應該優先禮讓孕婦。」外國人看看Amy,指指自己肩膀:「可是我女朋友在睡覺!」堅持不讓。女士接著又說了關於懷孕很辛苦,希望外國人叫醒女朋友之類的話,看對方仍無動於衷,就氣憤地按服務鈴請隨車人員來處理。
孕婦Amy在過程中一直搖手說不用不用,而博愛座旁邊的位置上明明是身強體壯的學生,也一臉不關我事的模樣。於是Amy悄悄對我說:「我去坐下一班好了!」接著火速逃離現場。

不過大部分的人看到孕婦還是會很有良心的禮讓,只是這幾年娃娃裝開始流行起來,提高的腰線設計突顯了天真無邪的少女氣質,偏偏穿的人都已經輕熟或更熟一些,讓人搞不清楚那高腰線以下的肚子,到底是裝著娃娃,還是娃娃裝而已?若不想讓公民道德老師蒙羞,又怕搞錯惹得娃娃裝尷尬,只好假裝要下車站起來走去別的車廂。

※※※※※

除了不讓座外,共乘最怕碰到的前三名,大約是:有怪味、聽音樂打電動不帶耳機,還有用包包佔位置的人。
有怪味的人在擁擠的車上簡直像身上有輻射塵般令人害怕,在火車和公車上比較常發生。例如偶爾會有不洗澡的遊民和酒氣沖天的醉漢,或是炎夏傍晚天一群上完體育課的高中生,遇過一次就會讓人養成帶口罩的習慣。
最倒楣的是一位矮個子女同事的遭遇,有個夏日她正擠進一台快滿出來的車廂,動彈不得中發現,自己的手沒有可拉的地方,想說不如轉個方向看看是不是有機會,沒想到一轉身,她立刻卡在一個高個子男人的腋下,吃下肚的早餐整個在胃裡翻滾奔騰。

遇上不戴耳機在車上玩電動的人、背了一個龜殼似的大背包,在車廂裡擠來擠去的傢伙,一上車就堵在門口,看到外面的人上不來卻不願意往車廂中動一動的自私鬼,都另人生氣,然而偶爾,我們還是共同分享了溫馨動人的時刻。

有一回在冬日雨夜的公車上,上來了提著兩大布袋的老人,雨靴上還有泥土,費力移動。座位上綁馬尾的年輕女孩一瞧見立刻讓出坐位,站起身來繼續滑動手機。老人坐下之後整整布袋,忽然從裡頭拿出一把茭白筍對女孩說說:「我自己種的,送你吃吃看,很甜!」女孩愣了一下連忙搖手說不用,老人又試著給了幾次,直到女孩笑著說:「我不會煮啦!」他才放棄。 周圍疲憊、歸心似箭而顯得漠然的乘客,都因著車廂內流動的善意,表情柔和起來。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