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_1]

我的旅行大多起於某種追尋,不是旅遊指南可以幫上忙,往往需要一些閱讀、一些運氣和一些折騰才能抵達,因此,旅程總是充滿「不確定感」,追尋愛迪生尤是,常讓同行者寢食難安,雖然不確定感令旅程更有戲劇性。

我的不確定感來自「追尋」本質的不可測性,尤其是消逝的追尋,就像考古,你永遠不知道會挖掘出什麼。

[ad_2]

辣椒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