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_1]

為了挽救緬甸民主人士生命,台灣一夕之間募集了5000件女性內衣,送到緬甸,原因很催淚,因為緬甸的軍人迷信走在女性內衣底下,一輩子會倒楣,民運人士抓住軍人心理弱點,利用晚上,偷偷把這些內衣掛在街上,發生軍警抓捕時候,就可以拖延軍警時間,讓民運人士多一分鐘時間躲藏。

示威演變成排華行動

緬甸的示威已經進入45天,看起來並沒有停止現象,隨著軍政府拉高暴力鎮壓,和平示威已經演變成暴動,而且走向排華行動,14日,仰光萊達雅工業區出現群眾湧進,攻擊華人工廠,並且縱火的行動,軍政府在中共大使館要求下,派出大軍壓境,當場展開屠殺,當天有59人死亡,到目前為止,示威死亡的民眾來到183人,被捕者超過2千人,示威人民雖然無法和軍政府子彈對抗,只好利用打游擊,四處造勢,目前已經轉向華人出氣,並且揚言,只要有一名示威者死亡,就會燒毀一間華人工廠」,這一天,估計華人工廠有32家受害,損失10億台幣。

一位台商說,「目前緬甸銀行關門,金流停止,政變剛發生,敏感的外資已經逃走,例如日本麒麟啤酒,港口也因為罷工,原料進不來,很多工廠等於停工狀態」,上月,華航也帶走一批離境台商,外國媒體說,工業區遭到攻擊,緬甸的經濟將會遭到重傷,問題是,目前雙方已經陷入僵局,無法談判,美國雖然針對軍政府領導人實施經濟制裁,凍結資金,效果卻不大。

示威者突然把箭頭指向中共,剛開始是包圍中共使館,現在針對工廠,因為第一,政變之前,中共外長王毅剛離開緬甸,動機可疑;第二,中共一直沒有針對軍政府政變行動發出譴責,甚至語言上還支持政變;第三,軍事鎮壓現場出現的子彈和催淚彈,彈殼有中文字體,所以難免會聯想中共介入,支持軍政府政變,因此,示威者把示威對象導向華人工廠。

2014年,中共和越南因為南海探採原油的事件,雙方發生衝突,中共的海警巡邏艇對越南漁民開火,造成死傷,這下子激怒了越南人,中越過去曾經爆發戰爭,對歷史上的戰爭,越南人耿耿於懷,很多學者感到奇怪,越南人討厭中國人,卻對美國人歡迎,這兩個國家都曾經和越南打過仗,但是,越南並不討厭美國。

2014年越南的排華暴動同樣針對工業區,導致多處工業區的華商和台商損失慘重,而每次排華運動必定有台商受害,因為華商和台商在國際上很難區分,只要是黃皮膚即便是馬來西亞人,也會被視為中國人。去年因為武漢瘟疫,歐美社會一陣排華運動,不少非中國的新加坡或菲律賓人,韓國人被誤為華人,在街上被毆打,道理一樣的。

為了區分台商和華商,台灣政府還特別印製「我來自台灣」,貼在工廠牆上。

台商應該區分華商

這一次,台灣政府已經呼籲,緬甸的台商應該掛上青天白日國旗自保,問題是有無效果,還不知道。

目前僅知,14日被暴動攻擊的台商是昌億製鞋,昌億製鞋的總公司是大億集團,轄下有4萬名工人,來自台中,2014年,越南發生排華暴動,大億集團為了疏散亞洲地區的工廠,才到緬甸設廠,目前昌億在緬甸的員工有9000人,製造愛迪達和convers,台商在政府南下政策下,投資緬甸達到200億美金,算起來不輸日本,台商本以為緬甸比較安定,沒料到排華暴動又來了。

緬甸在軍政府時代,經濟受到制裁,2010年,軍政府釋放翁山蘇姬,政治也改革開放,西方國家開始對緬甸投資解禁,從土地面積和資源來看,緬甸發展比越南更具優勢,因此,台灣政府喊出「新南向」之前,就已經有台商進入緬甸投資土地,其中,有「越南王」稱號的丁廣鋐最具代表,丁廣鋐的父親是丁善理,早期國民黨投資越南的代表,因為資金扯不清,造成丁善理自殺,但是,丁家所投資的胡志明土地,經過開發後已經大賺,目前台商在緬甸的土地投資,以丁善鋐最具規模,日本和緬甸政府的依洛瓦底江投資開發計畫,也因為政變而受阻,估計今年緬甸的經濟發展,已經無法達到7%的預期。

緬甸街頭運動無法善了,台商如同游牧民族,投資事業還要說明,「我不是中國人」,中台兩國糾纏不清,看起來,新南向政策也真的不容易。

緬甸軍隊政變,至今各地民眾持續抗爭。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ad_2]

辣椒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