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_1]

3月11日,中國人大一面倒地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並稱之「又一重大舉措」。

是不是重大舉措?是不是自娛自樂?暫且不論,且看國際媒體是如何評論與報導的。

新選舉制度取締香港民主

中國人大批准了香港選舉制度的改革,國際媒體幾乎是一片驚呼與憤怒:香港新選舉法,結束了「一國兩制」,取締了香港的民主。一些人為中共塗脂抹粉,說是在維護「一國」,問題是一國主權下的香港未出走,「兩制」卻蕩然無存了。

回顧一下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政策是什麽?指的是香港、澳門保留資本主義經濟和政治制度,繼續擁有自己的政治制度、法律體系、經濟政策、金融事務、管治制度,且許諾「50年不變」。

問題是去年6月,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版國安法。前幾日的3月11日,中國人大又通過了《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不言自明,眼下的香港,不僅法律體系遭遇瓦解和破壞,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同樣遭遇沒收與取締,「一國兩制」業已崩塌。

新選舉制度將引發經濟地震

3月12日,德國電視一臺指出:香港的新選舉制度,不僅將對民主運動產生巨大影響,而且亞洲經貿商中心的吸引力也似乎喪失,許多外國公司正在考慮撤出香港。

美國的傳統基金會每年都會評選出世界上經濟自由度最高的地區城市。根據該基金會的評估,香港於2021年首次被除名,因為該城市不再具有決策自治權。

雖然香港財政司司長陳國寶表示不能接受:「如果客觀地看待香港,根據『一國兩制』的協議,在經濟競爭的條件下,我必須說:仍然有自由資金流動,信息和貨物的自由流通,港元仍然是一種獨立的貨幣,與美元掛鉤,我們在這裡遵紀守法,尊重法律,我很抱歉……」

新選舉制度取締香港民主,這是舉世一致的公論,且不僅只是一種評論,而且是客觀事實的描述。兩會舉行之前,香港47名民主人士被香港當局拘捕和關押,鐵證如山!

日本一家經紀公司的負責人本週表示:沒有自由,就沒有金融交易,他宣布,他的公司將從香港撤出。

美國中國研究院香港專家卡佳·德林豪森(Kaja Drinhausen)擔心,政治制度上的限制與制約,雖然對中國人大來說,是個開始:「由北京開始採取措施,但這直接影響到社會法制、媒體的獨立性,必然會削弱香港的吸引力,長期占據亞洲自由港貿易的主導地位將逐漸消逝。」不是有「鞋子合不合腳,穿著才知道」,為什麽不可以套用在香港的政治制度上呢?即,新選舉制度,應該由香港人民來決定。

2021.3.5香港47人被控顛覆案,在西九裁判法院現場的聲援民眾拉起多幅釋放政治犯的布條。圖/擷自立場新聞影片
中國政府是雄心還是自殘?

目前,約有700家德國公司在香港設立辦事處,它們通常是貿易分支機構,在全球範圍內開展中國業務。以往,每個人都認為中國也將從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受益,這就是為什麼北京長期不觸及特別行政區的原因。科學與政治基金會的金融專家赫伯特·迪特爾(Herbert Dieter)說,「但是這種態度和說法,似乎正在改變。」他在香港大學做過研究,並說在過去的幾周和幾個月中,密切關注中共制定了一項新戰略。

迪特爾說:「這基本上意味著中國要擺脫全球經濟和世界。」當然,這也對金融中心產生了影響,因為:「一個向內看,將自己與全球經濟部分脫鉤的中國,當然不再需要香港這個通往全球金融市場的大門。」

對於中國人大越俎代庖通過了香港選舉制度改革,普通市民怎麽看呢?

3月8日,林鄭月娥面對媒體時表示:此次選舉制度改革將由中央主導,特區政府表示支持及歡迎,並將全力配合。普通香港市民反應不一。有人表示支持「愛國者治港」,認為不愛國無法治港;但也有市民對「愛國者」的定義提出質疑……

問題是引進的新概念「愛國者」,由誰來鑒定與評估?由共產黨拍板,北京人大說了算,這無疑徹底斷送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前景。

外國公司會不會「出逃」?

根據美國商會去年秋天的一項調查,香港有40%的美國公司對未來不滿意,並正在考慮採取行動,出走他國。實際上,去年大約有1.2萬餘人離開了這座城市。

十年來,香港人口首次出現下降。最重要的是,移居國外的主要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如今選擇定居新加坡、澳大利亞和歐洲國家。

長年來,一直存在著一種趨勢: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公司遷移與定居香港,並有計劃地帶來大批自己的員工。金融專家迪特爾解釋說:「我從金融部門聽到的消息是,來香港的中國大陸人也可以做到這一點,而且經常會說另一種語言。」「你會說英語、普通話,會說廣東話,你便有資格,可以做到這種平衡。我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大問題。」真的沒有什麼大問題嗎?筆者認為,大陸雖然說人才濟濟,但是大陸的官商勾結作派和不誠實、取巧、走捷徑的工作方式和長期接受共黨文化的「薰陶」下成長的一代人,他們會把這種風氣和行事方法帶入自由的香港社會,影響到此地的文化與工作環境,香港再具有西方特色和地域優勢,但是香港精英人才逐漸離開這座城市,他們的職位和社會地位將被共產黨文化教育出來的大陸人所取代。這些人可能既是「愛錢者」,也是「愛國(黨)者」,港人和世界將如何消受?

近年香港民怨民情總爆發,其實從香港社會環境的變遷就開始了,已經慢慢地滋生了港人憤怒的萌芽,中國人大最後以「國安法」與「改變選舉制度」兩支劍清剿,今天的香港,是中共一貫制所為的結果。

香港的政治與法制特色,業已不復存在,這些外國企業會不會離開?將不再由中國人大決定,出走與否?腿在外國企業身上,自然由他們決定!

作者指出,十年來,香港人口首次出現下降。最重要的是,移居國外的主要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如今選擇定居新加坡、澳大利亞和歐洲國家。示意圖/Pixabay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ad_2]

辣椒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