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推動臺灣國家正常化,民進黨迫切需要成為一支在野的地方力量……臺灣人民新聞


12月8日,陳水扁出席國共兩會的晚宴,回答記者提問: 認為即使發生事件,蔡英文總統連任,民進黨多數也會好起來。因此,陳總統強調,希望一党行動党在”立法院”獲得三席,成立黨團:”既然我們要推動政黨政治,就不能成為一党獨大、一字一字、中央集權、党部門和核心小組只有一個聲音,我們要做烏鴉嘴,不能喜羊羊。

嚴格說來,蔡主席的第一個任期在憲政改革、分區改革、國家安全和過渡時期司法方面並不是一個重大成就。民調專家余英龍也認為,”全政已成為神話”,這可以解釋民進黨必須有一個政黨競爭,未來才能達到國家正常化的目標,民進黨也需要深綠、獨特的烏鴉,作為關鍵他是反華談判籌碼的根源。

應充分利用體制外的地方力量,加快改革

過去,李登輝總統培養民進黨,善用地方力量,加快改革。陳水扁在2001年和2004年各向臺灣團結聯盟提供3000萬元,2001年臺灣聯盟選出13席,民進黨不減為87席。事實上,真正的地方政黨迫切需要體制外力量。

已經進入體制的地方政黨確實有角色混亂的兩難困境:蔡主席的”雙十大”一直以”中華民國臺灣”為名,新版”臺灣國民身份證”在民意中處於高民意辦公室”臺灣國民身份證”和使用”中華民國臺灣身份證”的民進黨選戰也一樣,國民黨韓國陣營發出中華民國的小旗,但對臺灣來說,這面旗幟是一個殖民圖騰H!這是羞辱臺灣人。當中國被兩極地區的”中國-臺灣”口號所陷害時,蔡主席肩負著歷史使命,必須勇敢地走出困境,而不是站在十字路口,甚至顛倒過來接受中華民國的神話。蔡主席應該以兩位前總統為榜樣,好好利用”深綠獨立”牌。

把選票與党的靈魂、信仰、新國家的夢想交換?

就我個人而言,我永遠不能同意党的靈魂、信仰、夢想的新國家來交換選票。在美麗島成立40周年之際,蔡英文總統已經參加了投票,他去角逐”英納法”,以出賣臺灣的價值觀和臺灣人的尊嚴?繼”中華民國不是誰的專利”之後,又強化了”中國黨旗不是誰的專利”,叫競選場都像韓玉子的場裡搖黨旗,大喊大叫?民進黨又跟著潮流,聽不見一點反省嗎?全黨拍板認證”ROC大神話”!成為DUP?獻身于犧牲他的前輩,如辛傑賢。

兩大藍綠政黨的國情是一樣的,正如許信良所說:”蔡英文政府以《中華民國憲法》和《海峽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為依據,兩岸政策。兩黨都會死在一起,把國(去中國)國家包庇臺灣,讓中國法律的靈魂依附于臺灣,臺灣一直處於中國內戰狀態,民進黨政府沒有試圖找到讓臺灣出去的大策略,自受于中國內戰,使中尼有藉口以臺灣為藉口,指臺灣。

模仿壓迫者?革命運動需要重建

地方執政黨的董事會認證”殖民政權”?對於創始競選者來說,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而最艱巨的挑戰是因為它是”本地”的中間。從革命運動的歷史看:當不可能推翻壓迫者時,它最終會模仿壓迫者的行為,認為模仿壓迫者的行為能夠成功。最初的只是一個小惡,而小惡的最終積累必然是一大惡。一個國家如何理解他們是如何被壓迫的?為什麼它被困在邪惡的迴圈中?明白為什麼這個國家如此悲傷嗎?為了有民族解放的憧憬,為人民找到出路。很多人認為,偽裝成藍法來搶劫只是一種策略,就是模仿國民黨文化中非常低劣的”欺騙”。

甚至《人民日報》也被一些綠營稱為紅色報紙,當執政黨的批評者被綠營的社交媒體完全封鎖時,民進黨對臺灣國道的影響是不能的。低估。民進黨的致命性在於臺灣社會呈現的本土政黨,綠營完全分裂,多數派的箭頭不是指向不斷變化的政黨,而是指向堅持國家道路的獨立人士。.此時此刻,獨立國家的建立必須視為一場革命運動,重新建立和紮根。我們應該明白:在歷史進程中,總有極少數有良知的革命者,如何堅持,從而影響他人?

地方党的”妥協”是否更有道理?

作為臺灣民進黨,其”妥協”更合法,對內:繼承臺灣人民百年苦難的期待,承擔建設新國家的歷史使命,民主民進黨,如果在臺灣社會高舉黨旗,這顯然是一種認同殖民制度的妥協,最初是溫水煮青蛙,逐漸癱瘓後終於習慣了,人民最終成為”身份”?像3年多臺灣人不習慣五星紅旗?從外部看,地方政黨在國際舞臺上具有更大的合法性,因為它們是土生土長的,代表了臺灣人的形象和選擇。

民進黨進入世俗主義,繼續執政為資源,爭奪資源是繼續執政,兩者互相依賴,一個”高妥協、低理想”的政黨,還能給人民帶來感動嗎?這個地方党還能看它的視野嗎?選民已經變得”立場、對與錯”,台獨運動處境艱難,可能需要再次與之抗爭?

只有站,沒有對錯,沉溺于小惡,小成大

“升黨旗不過是藍營選票的舞弊,你為什麼這麼嚴重?地方政黨開始模仿統治者的欺騙,強化其理性?再攻擊堅持者”台獨除了分裂綠營,還能為臺灣找到出路嗎?再給蔡英文四年,下一年會逐漸變得獨立。」

收集知識份子,舉著黨旗排,站在這個象徵”殖民法典”的排,這不再可恥嗎?可謂”新版儒家史”,為順利,高喊”中華民國是我們共同建設了70年的國家”,完全無視白恐怖殖民統治的歷史事實,而忽視”過渡司法非殖民化專案;當你享受權力時,你拋棄了臺灣人幾代人的理想,去推翻殖民政權,建立一個新國家?不要要求民進黨政客負擔鄭南軒、辛傑賢?另一方面,”欺騙党和國家的旗幟是什麼關係?這是失去臺灣的主觀性,漠視尊嚴和國家利益,連大方向都不清楚,臺灣人又怎能跟著這個無能的政黨,只能靠欺騙來當選呢?把小罪惡積累成大惡,可以嗎?領導者,面對更大的壓力,妥協的誘惑,可以信任嗎?

68 等於 1,一個字,是蔡毅

李登輝的”兩國論”和”一邊一國”的國家目標很明確,蔡英文總統?不承認一個國家,兩個制度,不提倡兩個國家?邏輯是什麼?是一國制嗎?李登輝支援民進黨,利用民進黨的本土力量,讓各種異見的聲音,雖然衝突不斷,但社會的快速變化卻充滿了生機,一通一下,爭議逐漸變得一致。他以極大的節奏完成了党和國家制度的改革,第一次民主改革為21世紀臺灣的民主奠定了基礎。老人仍然關心第二次民主改革。蔡英文編輯、解散獨立獨立小党?此刻渴望投票,仍然拒絕對獨立的期望釋放一點善意,選舉後是否會逐漸獨立?

民進黨希望大家被認證為戰奴,一起忘記新的民族理想?只因為它是”家”,臺灣人民要為此付出代價嗎?民進黨在”立法院”有68席有用嗎?68等於1:一個字,是蔡1座嗎?不是嗎?中國奧會改為國家奧會,最後為什麼三讀手起飛?……過去三年,總統的權力如此之大,蔡英文的席位足以影響整個民進黨和整個國家。如果用小惡與縱容,把小惡的積累變成大惡,對社會道德敗壞,不講理想精神,只發揮現實的力量。有良知的臺灣人知道,是民進黨分裂了綠營!臺灣必須有第二個地方政黨,他們主張一個國家,我們努力站起來。

國際社會是臺灣的正名,不應陷入中國框架

上個月,布拉格和臺北締結了一個”臺灣”的姐妹城市。臺灣從未有過這樣的好時光:繼德國、荷蘭和美國之後,澳大利亞成立了民間協會,要求政府承認臺灣為主權獨立國家,並與臺灣。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臺北法案,顯然與”臺灣”建立外交關係在美國國會的桌面上,也進入歐洲、澳大利亞等國家的公民社會討論。

虛幻的中華民國的偉大神話,是包圍臺灣民族獨立的”柏林牆”。連國際都看不下去了,主動説明實名。臺灣人民必須堅決拆除党反動勢力修建的殖民牆。蔡主席提出的”中華民國臺灣”,其實和”中華臺北”一樣荒謬。當全世界都想把臺灣陷在一起時,民進黨政府要求懸崖邊,不要把自己陷在”中國框架”裡。新一屆國會需要綠色和獨立,堅持一個國家作為反華談判籌碼。


本文屬於作者個人觀點,文學責任屬於作者,本報提供了一個意見交流的平臺,並不代表本報的立場。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