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拜登,老人癡呆,真能打敗川普登上白宮寶座?



美國大選已進入倒數計日階段,從目前的民調看來,拜登似乎立於不敗,登上白宮寶座指日可待。然而,民調往往最後變調,2016年希拉蕊民調一直高於川普,政評家一致看好她將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四年前,誰看好川普?他卻過關斬將,贏得初選,入主白宮。今年一場中國製造的瘟疫讓川普的貿易戰破功,選情低迷,連任之路崎嶇不平。沒錯,討厭他的大有人在,索羅斯、貝佐斯、左派、窮白人、鼓動黑人上街作亂的Antifa,攏馬高舉反川普大旗,被川普痛罵老是製造假新聞的CNN甚至預先製作好拜登11/3勝選地圖,習近平尤其樂得見到老朋友拜登上台,問題是拜登現在腦細胞壞了一半,當了總統,又壞了一半,美國怎麼辦?

根據華郵與ABC News七月所作的民調,拜登以55% 對川普40%,領先15趴。民主黨老將桑德斯競選團隊的副總幹事尼娜.特納(Nina Turner)卻毫不給他面子,形容投票給拜登如同吃了一碗屎(a bowl of sh**)。哈佛教授科內爾.韋斯特(Cornel West)批評拜登是個「平庸、意志薄弱、新自由主義的中間派」,他提醒民主黨選民,別低估了川普,他可能會逆轉勝。雙子座、多謀善變,笨蛋才會說他是瘋子,更何況投票日之前,仍存在著太多變數。

現年77歲的拜登,可謂廉頗老矣,早已失去往日的風采,自從投入初選就不斷暴露智力退化的症狀,時而口齒不清,結結巴巴,時而記錯人名地名,種種脫線的演出,讓民主黨支持者心涼了半截,華爾街一位支持拜登的金融大咖慨歎,難道民主黨沒人才了嗎?怎麼會推出這樣一個認知能力衰退,處處呈現癡呆症(dementia)早期症狀的候選人來挑戰川普?

拜登提到起源於中國的冠狀病毒,把「武漢 Wuhan」,發音成「魯漢 Luhan」,宣稱美國已有1億2千萬人死於病毒。談到美國槍枝氾濫問題時,聲稱從2007年以來美國已有1億5千萬人死於槍支暴力。美國人口大約3億3千萬,他的算術真是大有問題,難怪有記者建議他去考美國高中生申請大學入學必考的SAT,若分數超過野雞大學的入學標準,就證明腦袋沒秀逗,才可選總統,領導美國。

儘管拜登一再宣稱他經常作「認知」測驗,腦袋正常,但是民調顯示,38趴的選民相信拜登患了老人癡呆症,傾民主黨的每5個就有1個也這麼認為,有61趴的選民認為拜登應公開他的症狀,僅有一半的美國人認為他有能力能跟川普辯論,如果硬要跟川普辯,一定窘態畢露,必敗! Joe語言表達有困難,川普當然知道,「拜登不管何時講話,都無法把二個句子兜在一起」。

認知心理學是一門探討人類心智的學問,涵蓋智力、語言、思考並解決問題、記憶、專注力、感覺等領域。圖/作者取材自網路

人老了腦部也會退化,常會出現失智症候群,初期症狀輕微不易察覺,嚴重惡化則演變成雷根晚年罹患的阿茲海默症(Alzheimer),生活起居完全需要別人照顧。目前全球大約有5千萬人罹患失智症。據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內政部2019的統計資料顯示,台灣65歲以上失智人口有280,783人, 45-64歲患有失智症的人口11,319人,加上65歲以上失智人口,台灣失智人口總共292,102人。

失智症早期症狀

記憶力喪失,記不起最近發生的事
計畫或解決事情有困難
判斷力變差或減弱
注意力不集中,時常混淆時間與地點
理解影像和空間關係有困難
說寫有困難
個性和行為有明顯的改變
冷漠無情,社交孤立,焦慮、鬱鬱寡歡

拜登的癡呆症,美國左派媒體輕描淡寫。挪威的心理治療學家賀更(Fred Heggen) 將拜登在公共場合的言行做了分析,發表了一篇文章:為何民主黨在一個可能患有癡呆症的候選人背後造勢?(Why Democrats are rallying behind a possibly demented candidate? )他指出,拜登明顯有「健忘、失態、老番顛、攻擊性」這類失常行為,但是一般人看到的拜登大部份是媒體篩選過濾後的形象,拜登借助耳機指示或提詞機(teleprompter)來唸演講稿,在新聞記者會上常不准發問。賀更說,從觀察拜登的眼神,他判斷拜登已罹患癡呆症,未來可能加速惡化,假如他入主白宮,對美國是一大災難,誰也不知道他如何日理萬機?怎麼應付危機重重的世界?

拜登去年5月加入民主黨初選,展開競選活動,談到新加坡卻想不起李光耀,提到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卻說成已逝世的英國女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他還誇耀,2015年他跟鄧小平見面,給中共施加壓力,促成中國簽訂巴黎氣候協議,錯把習近平當鄧小平,老鄧早在1997年就去見馬克斯了。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遭到暗殺的甘迺迪總統,拜登說他死於1968年。拜登記憶錯亂,荒腔走板,許多網路評論員把他在初選以及受訪說的「菜英文」錄下來,發佈在YouTube播放,當作調侃的笑料,例如:

我是參選美國參議院的民主黨候選人。
I'm a Democrat candidate for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

我們無法贏得此次連選,我們只能再選川普。
We cannot win this reelection, we can only reelect Donald Trump.

窮小孩正如聰明也正如有才華如白人小孩。
Poor kids are just as bright and just as talented as white kids.

有個女孩告訴拜登,「拜登先生,他們說你這些失態的行為讓你的競選資格黯淡了。」他回答:Well, that will be d-d-d-determined pretty soon。意思是,這個嘛,選民很快就會有所決決決定。圖/作者截自網路頻道

澳洲Sky News電視台記者說,拜登連造句都有困難,完全沒有當總統的條件(Joe Biden is simply in no condition to serve as president)。拜登的心智狀況讓美國人不放心,有些評論家說,你也許不喜歡川普,因為他有個怪腦袋,但是拜登實在也投不下去,因為他的腦袋壞了。如果拜登拜瘟疫之賜,帶著親中的黑人女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進駐白宮,不排除美國的外交政策大轉彎,來個U Turn,台灣該如何應變?

一般認為,拜登是「親中」派,他曾經多次訪問北京,與習近平過從甚密,他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利用老爸的關係,拿到中共的好處,這是拜登常被人質疑之處。

2009年夏,亨特與前國務卿凱瑞的繼子克里斯托福(Christopher Heinz),以及克里斯托福的耶魯同窗好友德文·阿徹(Devon Archer),成立了一家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德文·阿徹曾擔任過凱瑞的競選顧問,在美國的銀行和投資界有廣泛的人脈。2008年歐巴馬勝選,身為副總統的拜登是歐巴馬外交顧問,隔年歐巴馬訪問北京,走親中路線,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Rosemont水漲船高,成了中共擴大金融勢力進軍美國拉攏的對象。

根據作家彼得.施懷策(Peter Schweizer)2018年出書 :祕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隱藏腐敗並助其親友致富(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所述,中共總書記胡錦濤2011年1月18日訪問華盛頓會晤拜登之前,在北京的亨特「恰巧」見到中共最具實力的基金領導人,翌年小拜登、阿徹與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執行長李祥生(Jonathan Li)見面,雙方同意共組渤海華美投資限公司BHR Partners。2013年12月,拜登一家人搭乘空軍2號專機訪問北京,受到中方熱情款待,拜登先後會見了中共副總理李源潮和總書記習近平,而李祥生也在亨特的安排下與拜登握手寒暄,拜登返國才12天,「中國銀行」即宣佈注入10億美元給BHR Partners,隨後又追加5億美元。

2015年9月,BHR與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C)的一家子公司以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瀚德汽車(Henniges Automotive)。中航占51%的股份,BHR49%。中方取得瀚德的抗振動技術,儘管AVIC具有中共軍方的背景,也曾涉嫌竊取美國戰鬥機敏感的資料,歐巴馬政府掌控的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仍批准了這筆交易。

去年10月7日,美國商業部宣布將中國28家政府機構和企業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其中包括幫中共打壓和監控新疆維吾爾族的3家臉部辨識的開發商,商湯科技(Sense Time)、曠視科技(FACE++)和依圖科技(Yitu),BHR是曠視科技的投資者之一。

隨著美中關係惡化,美國民眾反中情緒高漲,儘管拜登也硬起來。揚言一上任就要跟中國脫鉤,制裁中共,但是最近他三度拒見香港的抗爭者,又發表聲明,當選就取消川普對中國貨品課徵的高關稅,終止貿易戰。今年5月1日,拜登還說什麼,中國不是美國的問題,只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中共也不是壞蛋,中國人又不會來搶美國人的午餐。他大概一上任就要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握手言歡,喝茅台吃滿漢大餐吧!拜登跟歐巴馬是同一款貨色:軟腳蝦!

拜登對台灣並不友善,已故的民進黨立委蔡同榮,2008年談到他當年曾力推美國制訂台灣安全加強法,獲得眾議院壓倒性通過,送到參議院,遭到拜登強烈反對,終告胎死腹中,後來他和彭明敏到華府拜會拜登,拜登說,美國對台灣要採取「模糊政策」,如果中共武力奪取台灣,美國會採取「適當行動」。含糊其辭,毫無Guts!仇美恨台,把中國都稱為「陸」的舔共媒體不曾做過民調,卻說大多數台灣人希望拜登當選,胡說八道!

川普心知肚明,唯有振興製造業美國鷹才能展翅高飛,然而他的選情並不樂觀,8月6日他去參觀俄亥俄州惠爾普工廠時坦承,他有不少有錢的敵人,其他的總統不會像他那樣竭盡所能去做有利於美國的事情,但是那些非常富有的人卻不爽他的作為,背後扯他的後腿。華爾街確實有一幫與狼共舞的傢伙在乎金錢甚於人權,這也難怪他們會撒錢利用媒體去慫恿選民去選一個癡呆的親中派。

美國確實是需要猛鷹來對付戰狼,離大選已不到百日,不知美國人會做何選擇,其實選昏庸的拜登,比投精明的川普風險高很多,難道美國選民頭殼也壞掉?看不清拜登不可能領導美國再度偉大,只會讓美國走向衰微之路。雖然,我並不崇拜川普,但是希望他能連任成功,天佑美國!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