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港版國安法為誰敲響喪鐘



歷史將記下2020年7月1日這個國殤日。中國政府這一天公佈,並立即實施人大常委全票通過的「港區國安法」。

西方綏靖政策姑息養奸
中共政權的決絕和陰毒雖然不是秘密,但是它往往還罩著一層虛幻的面紗,這層面紗不僅是自己的遮羞布,也是給西方國家打造的一個下台階。近三十年來,拜西方一廂情願的綏靖政策和錯覺誤判,按照經驗主義的邏輯,他們認為中國的民生改善,人民生活水準提高,中產階級出現,那麼也自然會逐步轉向成為自由開放的社會。然而隨著時間的推演,一個龐然怪獸正在成長,暮然回首,它張牙舞爪已在燈火闌珊處。如今中國在經濟發展、科技躍進、地緣政治擴張、市場資源佔領各方面,都迎頭趕上了歐美等先進工業國家,但是在政治上卻更形專橫倒退,在經濟上它侵權霸凌,在法治人權上,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大興文字獄,實行全民監控的獨裁政治。

明珠蒙塵 請君入甕
23年前香港回歸中國之際,北京方面已經及早籌劃,要把這顆東方之珠納入囊中,它的商貿地位將由內陸的其他城市,如上海、深圳,甚至海南等取代。這個自由貿易城市的可愛之處,在於它的任性、多元、不羈,這種國際社會最為欣賞讚譽的開放性和自由度,卻恰恰是北京政府的眼中釘、肉中刺。最近幾年港人的群眾運動以多彩豐富的形式出現,特別是去年以來的「反送中」百萬人的街頭抗議運動,更增加了掌權者的緊迫感。忍耐了近一年的時間,現在終於出手了,一舉推出的「國安法」是一個緊箍咒, 「分裂國家、颠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结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這些罪行寫入了《基本法》附件三,港府能對所有的民主人士、青年學子、知識界的積極份子,如探囊取物一般,進行拘捕、秘密審判,甚至送回大陸去接受裁決。沒有香港人參與,僅由中國的人大代表來決定香港人的命運,運用比中國的刑法還要嚴厲的法律來管理港人,這能不引起反彈嗎?
作為國際城市的香港,有許多外籍居民,社會上也有眾多的國際合作項目,所以港版國安法把香港境內和境外的外國人也一併管理。今後「分裂國家、顛覆政權、恐怖活動」這些罪名都可能落在外籍人士身上。國安法裡面那些用詞如「煽動」、「教唆」、「顛覆」、「勾結外國」、「危害國家安全」都是麵團一般的橡皮圖章,定義不清,任性隨意,「執法者」可以輕易地加諸當局認為礙眼的人的頭上。
港版國安法一經公佈,大量勇敢的香港市民們依然走上街頭,警方以防疫的「限聚令」為由,沒有批准香港民陣提前的遊行申請,因此7月1日的遊行,是「違規」的集會,然而許多民主黨的議員和民運人士都呼籲民眾上街,這些真正的勇士們,他們打著「反抗國安惡法,堅持五大訴求」的旗號,為了自由和民主,不惜跟強權對陣爭抗,據聞已經有三百多人被捕。北京的強硬手段,別以為一定能奏效,當心物極必反,港人不同大陸民眾,沒有長年被洗腦,年輕人尤其受到自由民主氛圍的薰陶,他們不會輕易放棄,我們不願看到純潔的青年一代被投入監獄,不能容忍流血場景。

7月1日香港街頭。圖/蔡詠梅
紙上談兵的國際高音指責
香港的淪陷引起國際強烈的輿論反應,美國、歐盟、英國、澳洲、日本都嚴詞譴責, 然而都只限於詞彙上的表達,並沒有實際的制裁行動,即便是美國說要採取限制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也並不具體,何況川普這位言而無信的總統,根本無法取信於人。德國於7月1日成為歐盟的輪值主席,然而看梅克爾總理一向對中國的「溫良恭儉」態度,最多在歐盟內部形成較為同步的對華政策,想來不會有大幅的改變,穩重 、不激怒中共是歐盟的底線。
唯有俄國,剛剛為自己保住了等同終身任期的普京,可以在位至2036年,他躊躇滿志跟習近平唱著雙簧(雙皇),老大哥跟北京一鼻孔出氣,說這是「中國內政」,別國不應當指手畫腳。這就如同俄國佔領克里米亞,中國也為俄國撐腰一樣,難兄難弟穿同一條開襠褲,不怕丟人。

不要「強國夢」只要「平安夜」
這萬馬齊暗的庚子之年,年初由武漢傳出冠狀病毒,席捲五大洲,造成千萬人感染,50多萬人死亡,全球經濟停滯滑坡,失業人口暴增。新疆維吾爾「集中營」的人數超過百萬,有增無減;北京對台灣的武力威脅日益強硬;跟美國的貿易戰已經擴展到外交和國防領域的較勁;中印邊界的軍事衝突沒有降溫跡象。現在對香港又使出殺手鐧,置7百多萬港民的基本公民權利於剃刀邊緣。習近平的「強國夢」建築在千萬人的苦難和恐懼之上,夢有夢醒、夢碎之時,那麼別等喪鐘敲響,才告別黃粱一夢,還是自己主動清醒過來,否則眾怒難犯,世事難料,誰都不知道贏家是誰,下一個病毒何時再現,別拿老百姓來陪葬,中國不須「強」,不須「大」,只要人民衣食足,知榮辱,公民權利尊嚴不受侵犯,夜半敲門心不驚,日日能過「平安夜」,做到這一點,就足夠了。

7月1日香港街頭。圖/蔡詠梅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