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本土政權應善用台獨好牌:沒有台灣魂的軟骨民族,怎抗中保台? |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陳智雄烈士在1963年5月28日、泰源五烈士在1970年5月30日以及在新店安坑刑場被警總以「叛亂」罪名槍決,為追求台灣民族獨立壯烈犧牲。5月30日在南海路228紀念館舉辦的台獨第一烈士陳智雄和泰源五烈士50週年追思會,是感人;烈士遺族鄭金河之子鄭建國到場、政治受難者及民主志工們都到,場面溫馨。前監委陳師孟到追思會現場,帶著一顆虔誠的心前來追念烈士,全程一語不發靜坐3小時,有魂有體,值得敬重的知識人,從年輕到老,未改初衷,可敬可愛。即使在政治污泥裡也不染,是真正的台灣人。

只是當天媒體很冷漠,除原先拜託「民視」熟人派記者來及協辦單位《民報》外,其他發出新聞稿卻沒任何新聞。值中國硬推港版國安法,全面執政的本土政黨面對中國一波波的統一併吞,政府懂得善用烈士精神鼓舞台灣國族意識?

民間替政府辦追思活動,本土政權不應閃躲

追念烈士應該是本土政府該做的,2020年民間替政府辦50年追思紀念會,政府除了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宏及前來致詞的228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之外,選擇遺忘。典範在夙昔,50年後國民黨下台了,全面執政的本土政權怎能漠視自己的民族英烈?發生在兩蔣時代的台灣民族反抗運動,每一樁都可歌可泣,台灣人都該認知。

紀念會中《民報》董事長陳永興提到:「本土政府的冷漠,更讓我們無力,很痛苦……面對中國併吞,台灣年輕人有香港年輕人的勇敢?」全面執政後的泰源事件50周年紀念,值中國吞併香港的時刻,更應鼓舞強烈的國族意識和反抗壓迫的精神,才足以抗中保台,這些烈士的生命型態,體現了獨立建國是台灣人的天職,沒有台灣魂的軟骨民族,怎有意志抵抗強權?

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年輕人應該認識

在台灣民族同盟劉重義教授的籌畫下,與多個台派團體協辦一系列活動:舞台劇《SIRO HEROES》的光碟在校園社團中播放;並由政治受難者蔡寬裕、高金郎前輩到校園與年輕學子互動分享,同時留下學生的文字簡短心得;募得獎金以徵文比賽鼓勵學子關心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最後出版紀念專輯,得獎作品列入專輯,並在紀念會中朗讀自己的文章,感人。

台獨運動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多數的台灣人是不知道的,當然對被埋葬在歷史廢墟中的6位烈士也很陌生,經過這幾年民間的努力,少部分的年輕人開始漸漸涉略,在本土社團一年年的努力下,到2018年監察院才終於替泰源五烈士平反:泰源事件並非監獄暴動而是台灣民族的反抗運動。然而這樣就夠了嗎?何時能列入歷史課本何時台灣人能有自己的英烈祠?

不懂得向烈士致敬的民族,是沒有脊椎的軟體動物

看看發出去新聞稿,網路媒體沒有一丁點的聲音,其實派不出記者來檔案稍微處理一下,也能表達對烈士的追思感念,但何以媒體如此吝嗇?主政者的態度難道沒有關係嗎?漠視烈士精神,本土政府不知道好好利用這張抗中好牌,鼓舞台灣魂。

一段放在公民記者新聞網的影片,是2014年左獨青年社團在凱道紀念6位烈士的活動,這氛圍、這影像,現在重新再看一次還是很感動。2013年及2014民間團體開始紀念6位烈士,在馬英九執政時期本土媒體還多有報,

李登輝民主協會常務理事許龍俊向蔡政府喊話:「一個民族如果不懂得向自己的烈士致敬,這個民族是沒有脊椎的軟體動物。」

本土政府不應強化「假性的國族認同」

台灣人對「中華民國」的認同是一種「假性認同」,因為生養於台灣的子民,在血脈中流淌的是台灣的土地與人文,這是最自然不過,怎會認同逃難來台的外來政權?但是年輕人為什麼不討厭那面有國民黨黨徽的車輪旗,也認為中華民國就是自己的國家,這「反共不反中」的立場,當然長期的教育和母語的失根是原因,但眼前本土政權已再次執政,其態度也是關鍵。

雖然制憲基金會近期的民調顯示:67.6%的民眾認為「一中憲法」需要調整; 87.9%的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 79.5%的民眾支持台灣以「台灣」為名加入聯合國。但是還是缺少強烈的台灣國族意識,否則不會對台獨烈士如此冷漠。建構國族意識本土政府應以更明確的國家方向強化之,否則永遠存在「假性的中華認同」,及擺盪的國家認同。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