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晚上7點,在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霍林郭勒市某小區,葉歡剛生產完七日,持刀將丈夫李東捅死。目前,葉歡已被偵查機關採取臨時性約束措施。

7月18日,通遼市檢察院、霍林郭勒市檢察院已派員提前介入,引導偵查。

李強回憶,事發當天早晨,兒媳葉歡拿刀將家中家具全部毀壞。警方前來調解時,一言不發。李東問她:「你到底想幹什麼?」 葉歡未做回答,只是裝睡。

李強稱,懷孕後,李東和葉歡曾因其二姑說的有關彩禮錢、「別生孩子是畸形」這樣話,而發生爭執。此後,葉歡對公婆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

「兒媳做出這種事,誰都無法相信,無法接受。」李東的父親李強說。他再也聽不到兒子提醒其「開車慢點,注意安全」了。
相識半年後結婚,婚後五月產下一女

李強向每日人物介紹,李東今年28歲,在鐵路工作數年,性格溫和,沒有架子,與同事相處很好,同事都叫他「東東」。

大約去年8月,李東與葉歡經葉歡二姑介紹相互相識。知情人透露,葉歡是單親家庭。二人相戀半年,在今年2月結婚。7月,葉歡產下一女。
產婦分娩七天後捅死丈夫,月嫂:死者手臂都是咬痕,「太心軟了」

李東的朋友圈壁紙是他與妻子的合影(受訪者供圖)

葉歡二姑稱,兩人原先感情一直很好,一家人將孩子託付給李東,卻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

李強向每日人物表示,李東生前脾氣性格都很好,從不與人爭執,更無打罵。李強描述,兒子對媳婦可以說是百般疼愛,一個果凍在面前,李東都會剝好了喂給媳婦。
因「二姑說話難聽」,夫妻曾發生爭執

李強說,兒子結婚時,五萬禮金,五萬裝修已裝好的婚房,五萬首飾,分娩後請月嫂,以及另外的花銷一律都保證,一家人對兒媳無微不至。

在李強看來,兒媳對他們一直還不錯,也很孝敬。

反常從兒媳懷孕時開始,一直持續到案件發生當天。

李強回憶,葉歡懷孕後,二姑曾對葉歡說「結婚收的彩禮錢給沒給你」,「你是第一胎,要找好醫生檢查,別生了孩子是畸形」。李東感到二姑說話難聽,曾向妻子表達不滿,但葉歡說:「你怎麼對我二姑,我就怎麼對你家人。」

之後,二人總為此爭執。葉歡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對待公公婆婆,每次去看望二老,葉歡都「始終冷著臉」。

李強記得,葉歡在今年4月時說過「不讓我開心,必萬倍奉還」。兒媳在懷孕前,李強聽見她說過,當時她自己親戚家發生過一些糾紛,她就說,「這親戚太凶,要是我我就捅死他。」
產婦事發前改頭像,當天持刀損毀家具

李強回憶,7月17日案發當天早上,葉歡拿家裡的刀將家具全部毀壞。他與李東還有警察都參與了制止與調解。但是沒人知道葉歡為什麼要這麼做。當時,李東問妻子「到底想幹什麼」,但葉歡一言不發,「她就一直裝睡。」李強說。

當晚7點,李東被妻子持刀捅死。家中當時除了夫婦二人,還有月嫂以及葉歡的一位親屬。月嫂聽到李東叫聲趕到現場,看見李東胸口已經中刀。

李強說,月嫂情緒激動,如今一提起李東就哭。

李強還發現兒子的屍體手臂上全是深深的咬痕,月嫂對李強說:「你兒子就是太心軟了,當時就算是擋一下也不至於(被咬成)這樣。」
產婦分娩七天後捅死丈夫,月嫂:死者手臂都是咬痕,「太心軟了」

李東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事發後,月嫂離開了李家。7月20日,每日人物嘗試與月嫂聯繫,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李強注意到,事發前葉歡曾將微信頭像改成了一句話,「怪你脾氣太好太好哄,才會每次都被人拿刀捅。」但他沒有覺察到有什麼不對勁。
兩家人的傷痛

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一下子擊垮了兩個家庭。

李強說,李東的母親已被搶救了好幾次,如今需要靠打點滴維持身體。而據葉歡二姑說,葉歡的父親現在也病倒了,他們住得遠,根本不知道好好一對夫妻何至於如此。

7月19日深夜,李強偷偷到了殯儀館。他怕兒子一人太冷太孤單,想陪著說說話。他透露,等屍檢報告出來後,屍體將被火化。

李強說,孫女現在是他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惟願她不再受到傷害。等事情查清楚後,他會帶著孫女離開這裡。

目前,葉歡已被偵查機關採取臨時性約束措施。李強稱,因需要母乳喂養,孫女和葉歡在一起,身邊有警察24小時看護。即使這樣,李強還是不放心,「要是再出事,我和妻子絕不獨活。」

每次李強工作很累時,李東說一句:「爸,開車慢點,注意安全。」

「現在再也聽不到了。」李強哭著說。

(文中李強、李東、葉歡均為化名)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