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語
有關日文

現代日語的文字

現代日語所使用的文字主要有漢字、假名、和羅馬字母,其中假名又可分爲平假名和片假名。

漢字起源於中國。漢字究竟於何時傳到日本,這很難給一個確切的、具體的答案。從考古學的角度來講,漢代王莽鑄造的貨幣“貨泉”(王莽錢)在公元1世紀左右就已傳入日本。從這個意義上講,日本人在公園1世紀前後就已接觸到了漢字。但是漢字真正被運用到日語中、真正做爲日語的表達工具卻比“王莽錢”的時代晚了幾個世紀。從歷史學的角度來講,漢字真正有組織地大規模地傳到日本的年代大約是在公元5世紀到6世紀前後。在漢字傳入日本以前,日本人不能將自己的語言用文字表達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講,接受并且使用漢字對日本人來説是一場文化上的革命。

日語中漢字的讀法大體上有兩種:一種讀法叫“音讀”,一種讀法叫“訓讀”。所謂音讀是指模仿漢字原來的讀音(中國人讀漢字時的發音)去讀日語中漢字的讀法。如:

散步[sampo]   感動[kando:]   期待[kitai]   空氣[kɯ:ki]

等詞的讀音有的地方與中國人讀漢字時發的音十分相近。所謂訓讀就是指抛開漢字原來的讀音,完全用日本式讀法讀漢字的讀音方法。例如:

南瓜[kabotʃa]   大阪[o:saka]   入口[irigtɯ:ȷi]   傷藥[kidzɯgɯsɯri]

等詞的的讀音與漢字原來的讀音完全不同。

説起漢字,中國人一點也不陌生。但是由於文化背景不同和時代的變遷,目前中日兩國的漢字不論是形態上還是在意義上都存有很大的差異。我們現在使用的是繁體字,日語中的漢字經過了簡化,與我們現在使用的漢字相比可説是簡化字。另外,兩國的漢字在寫法上也不盡相同。例如:中國的“邊、續、實、賣、譯”等在日語中分別寫做“”。

邊續實賣譯

中日兩國的漢字在意義上的差別更爲明顯。例如:日語中的“小切手、精進物、新聞、水素、手紙、天井、勉强、泥棒”等所表示的意義分別是:支票、素食、報紙、氫、信件、天花板、用工(學習)、小偷。

所以,我們在學習日語時應該脚踏實地,切不可望“字”生義。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日語中的漢字很多、很雜,日本政府曾幾次制定過《當用漢字表》。1942年日本政府公佈《標準漢字表案》,規定當用漢字字數為2528個。1946年11月,戰後的日本政府又公佈了《當用漢字表》,規定出了1850個漢字為當用漢字。在此之後,日本政府又於1948年公佈了《當用漢字別表》,規定出881個漢字為義務教育的必修漢字,這881個漢字又叫教育漢字。1981年又公佈了《常用漢字表》,規定常用漢字1945個(在當用漢字的基礎上增加95個字),取代《當用漢字表》,一直沿用至今。

古代日本人把漢字作爲日本的文字加以使用,當時漢字是日語中唯一有體系的文字。這種仍然按照漢文風格使用的、字體字義沒有任何變化的漢字叫“真名”、“真字”或“本字”。“真名”或“本字”雖然仍按漢文風格使用,但其讀法卻完全都是按照日語讀法進行的。由於這種文字讀、寫都比較困難和麻煩,所以日本人便對其進行加工、改進,在漢字的基礎上創造出了表音文字——“假名”。所謂“假名”是相對“真名”而言的,這裏的“假”是“借”、“借用”、“假借”的意思,“假名”是“借用的文字”的意思。

假名

假名分“平假名”和“片假名”二種。平假名是日本人根據漢字的草書體整理出來的,如[]來源於漢字“安”的草書體;[]來源於“以”的草書體;[]來源於“宇”的草書體等。平假名的使用範圍很廣,除可與漢字配合使用外,還可以單獨使用。動詞、形容詞、形容動詞的活用語尾一般都用平假名書寫,副詞、代詞、連題詞、助動詞、助詞等除特殊場合外,一般也都用平假名書寫。

片假名是日本人從漢字的偏旁部首中分化出來的。如[ア]來源於“阿”的偏旁“阝”;[イ]是“伊”中的“亻”旁等。在現代日語中片假名的使用範圍比平假名相對要窄,除用在電報的電文中以外,一般只用來表示外來語,日語中的外來語是指近現代由國外引進的詞,但不包括過去由中國引進的詞,因爲日本人不認爲這些詞是“外來的”。

羅馬字母傳入日本的年代比較晚,大約是在16—17世紀前後隨傳教士一起進入日本的。由於當時日本幕府軍閥采取閉關自守的政策,禁止基督教的傳播,所以羅馬字母一直未能得到廣泛的運用。1868年明治維新以後,由於和歐美的交流不斷擴大,十羅馬字母的地位變得越來越重要了,不使用羅馬字母會給交流帶來很多不便,因此,羅馬字母在日語中也得到了一席之地。與漢字和假名相比,羅馬字母的使用率很低,只限於一些商業的宣傳廣告等。

Back To Top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