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水冠軍入籍澳大利亞參加世錦賽,面對質疑他回應,「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2019年游泳世錦賽7月12日在韓國光州舉行。6月10日,澳大利亞跳水隊公佈了一份12人的參賽選手名單,其中的一位選手「Shixin Li」引起了廣泛關注。

「Shixin Li」即原中國跳水隊成員李世鑫。曾奪得過2011年上海、2013年巴塞羅那游泳世錦賽男子1米跳台金牌,並曾多次奪得國際跳水系列賽、大獎賽的男子3米跳板單、雙人比賽金牌。

此次出現在澳大利亞參賽選手名單中,意味著李世鑫將代表澳大利亞出征游泳世錦賽,繼續未完的跳水夢。

而在國內,李世鑫有一個廣為人知的稱呼——「清唱國歌男」。

2011年的國際泳聯跳水大獎賽上,由於主辦方失誤,導致頒獎時中國國歌突然中斷,站在領獎台上的李世鑫當場清唱國歌,感動全場。

如今談起這件事情,他說:「即使現在我已經不代表中國,發生那樣的事情我還是會唱,那是紮根在心裡的選擇。」

8年後,面對大家對他「歸化」澳大利亞的質疑, 6月12日,李世鑫在社交平台發文回應:「我不奢求能夠得到大家的理解,但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跳水冠軍入籍澳大利亞參加世錦賽,面對質疑他回應,「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2019年游泳世錦賽,李世鑫入籍澳大利亞後的參賽證。

「清唱國歌男」

李世鑫是2011年和2013年兩次世界錦標賽1米跳台冠軍得主,但在人才輩出的中國跳水隊,這並不是什麼引人矚目的成績,他更廣為人知的身份,是「清唱國歌男」。

2011年2月25日,在國際泳聯跳水大獎賽俄羅斯奔薩站的比賽中,張新華、李世鑫包攬男子3米跳板冠亞軍,然而在隨後的頒獎儀式上,因為主辦方的失誤,導致中國國歌突然中斷,情急之下,李世鑫清唱國歌,感動全場。

「估計當時大家都驚呆了吧,連我的隊友都沒反應過來。」正是因為這次清唱,李世鑫被外界稱為「清唱國歌男」。

世錦賽奪冠之後,李世鑫覺得自己與奧運跳台只有一步之遙,然而現實卻給了他狠狠一擊——2012年奧運會選拔賽上,他參加的項目全部敗北,甚至有的連決賽都沒進。

走出比賽場館,李世鑫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見人,不吃飯。「那是黑暗的感覺,永遠都迎不來黎明的那種黑暗。」

2013年,李世鑫再次闖入世錦賽決賽,並拿到1米跳台金牌。彼時,他對自己有著清晰的認識,他意識到自己「走不上去」了。於是,在2014年底,他選擇退役,成為一名潛水教練,並因此結識了妻子。

他時常寬慰自己,每個運動員都有極限,「也許世錦賽冠軍就是我的極限,況且這樣的遺憾在跳水隊裡並不少見。」

「知足」也是他常掛在嘴邊的詞,「競技體育都是踩著人肩膀一步一步往上走,我能走到那一步已經可以了。」

但沒有參加過奧運會至今仍是李世鑫的一個遺憾。他曾說,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擁有一件帶國旗的隊服,「因為帶國旗意味著此刻的我代表著國家。」

跳水冠軍入籍澳大利亞參加世錦賽,面對質疑他回應,「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李世鑫在比賽中。

冒險的「跳水夢」

2017年,時年29歲,已經3年沒有接受系統訓練的李世鑫復出,在天津全運會上獲得第四名。

全運會結束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李世鑫賣掉了此前經營的戶外俱樂部,帶著妻子跟女兒搬到了澳大利亞,「想換一個節奏生活。」

在澳大利亞,憑藉多年的跳水經驗與經營俱樂部的經歷,李世鑫找到了一份跳水教練的工作。他的學員中,有三歲的孩子、五十多歲的大叔,還有七十多歲的老太太。

練習了多年跳水的李世鑫,雖然在國內算不上水平最高的運動員,但在澳大利亞,卻屬於實力較強的選手。

在俱樂部擔任跳水教練期間,在俱樂部負責人的詢問和鼓勵下,李世鑫漸漸有了回歸「運動員」身份的想法。不久後,他就開始作為俱樂部的私人運動員,參與澳大利亞國內的跳水比賽。

但做回運動員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對剛到澳洲不久,英語不夠流暢,又有著三個孩子的李世鑫來說更是如此。

由於澳洲運動員沒有工資支付制度,只能在拿到成績之後申請相應等級的津貼。妻子是全職媽媽,李世鑫如果全職訓練,以他為核心的五口之家將失去經濟來源。因此,他依然兼任俱樂部的跳水教練。除了支撐家庭之外,他還需要支付自己參賽的機票、食宿、傷病治療等費用。

2018年,去布里斯班參加跳水世界盃澳大利亞選拔賽時,為了節省開支,李世鑫放棄了跟隊友同行的計畫,選擇獨自出行,乘坐票價只有正常機票一半的廉價航班,選擇只提供床位的青年旅社。

儘管在澳洲的運動員之路周折, 但不捨跳水的李世鑫還是想要完成自己的「跳水夢」。2019年5月初,拿到澳大利亞國籍的李世鑫開始著手申請更換協會事宜,從中國游泳協會轉到澳洲跳水協會。5月31日,他收到了國際泳聯的郵件,通知他已經完成了更換協會的手續,可以代表澳洲參加國際比賽了。

成功更換協會,意味著李世鑫未來將有更多參加國際大賽的機會,有機會「曲線」實現在中國不可能完成的奧運夢想。

目前,因為還沒有取得成績,沒有津貼的李世鑫同時做著兩份兼職,用以補貼家用。即使如此,兼職的收入也只是原來全職的一半,李世鑫將目前的收支狀態形容為:領著低保,卻要養活一大家子。除了有免費教練外,他依然需要支付作為運動員的所有花費。

儘管自己的「跳水夢」得到了愛人的支持,但為了平衡家庭收支,李世鑫不得不給自己的「冒險」定了一個期限,如果此次光州世錦賽,沒有取得成績,無法以運動員的身份獲得津貼或是獎金,他可能會暫停運動員計畫,繼續全職工作賺錢。

6月7日,轉會成功之後的一週,李世鑫參加了澳大利亞跳水協會的世錦賽選拔,在此之前,他因舊傷復發,再加上處理家事,已經兩個月沒參加訓練。

「之前不知道更改協會的手續什麼時候能辦好,更不知道能不能趕上選拔賽。」

準備選拔賽的一週中,考慮到身體狀況,李世鑫只敢做一些簡單的動作以避免受傷,至於那些難度較大的「制勝法寶」,不得不留到賽場上,期望能夠憑藉肌肉記憶來完成。「去跳最起碼還有一搏的機會,受傷的話連賽都比不了,那就完了。」

最終,李世鑫如願拿到了跳水一米板,跳水三米板單、雙人三個項目的參賽資格,「老天很眷顧我」。

跳水冠軍入籍澳大利亞參加世錦賽,面對質疑他回應,「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李世鑫。

「我只當作換了一個證件」

來澳大利亞之前,李世鑫考慮過入籍的問題,因為入籍能夠帶給他和家庭更穩定的生活,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會以運動員的身份。

收到國際泳聯的郵件之後,李世鑫的心裡五味雜陳。在澳大利亞國家隊中,李世鑫的業務水平名列前茅,很可能會拿到奧運會的「入場券」,這是他多少年來夢寐以求的時刻。但與此同時,這也代表著他無法再為祖國效力。

李世鑫明白,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說,國籍至關重要,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從不深究這個問題,「太鑽牛角尖的話會很失落,我只當作換了一個證件。」

他想像過在光州世錦賽上遇到昔日隊友的場景,但只是粗略地勾勒,並不敢琢磨得太細緻,想得越深,越糾結。「我就當那是全國賽,國內比賽有時候也會出現隊友變對手的情況,沒有太大區別。」

在某種程度上,「歸化」澳大利亞被李世鑫認為是「回報跳水」的一種方式。

李世鑫覺得,是跳水給了自己一切,他想回報這項運動,但除了將自己的青春獻上,並沒有做更多的事情。「在國內,我這樣的成績很平常,並不會有多大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而他以澳大利亞跳水隊員的身份回歸,無論大家接受也好,質疑也罷,都為跳水這項運動帶來了更高的關注度。「有關注才會有市場,才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才,實現行業的良性循環。」

現在,他的社交平台認證依舊為「中國跳水隊隊員李世鑫」,很多網友因此在其下評論:「你都換國籍了,不代表中國了,還這麼認證?」

李世鑫想到過會出現這樣的聲音,因此在更換國籍之初,試圖將認證更改為「跳水運動員」,最終由於系統原因,認證修改沒有通過。

6月12日,李世鑫發文回應說:「我不奢求能夠得到大家的理解,但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路。」

他始終認為這並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無論本來是哪個國家,後來歸化到哪個國家,你所做的事,本質都是跳水這項運動。」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